泥土里的芬芳

來源:本站原創?作者:蘇英明??時間:2020-04-02?【字體:??

初春的岷江河畔,柳綠花紅,陽光明媚。

70年前,中國工農紅軍三大主力在松潘會師,并舉行了長征途中意義深遠的“毛兒蓋會議”、“沙窩會議”,而長征途中最艱苦,最漫長,最危險的“爬雪山、過草地”,更是一部威武雄壯的英雄史詩! 如今,歷史的硝煙早已消融在碧野藍天,為了中國的鐵路建設事業,十四局的建設者們來到這里已有7年,步入建設后期,飽含著對事業的追求和對企業的熱愛,迎著高原的風雪,自始至終,成蘭人不斷迸發著中華兒女多壯志的巨大能量!

風輕,云淡,天空湛藍。空氣中,彌漫著一絲芬芳,一陣又一陣泥土的氣息縈繞鼻尖,不愿離去。項目部后院一度營養流失、身子板結的幾塊土地重新煥發出生機。

一河冰川還靜臥在酣夢中,是那樣的寧靜,河水卻已悄悄漫過寒冰的額頭。在一片悉悉索索的悄聲細語中,春風用溫情覆蓋著這蕭瑟而圣潔的冬,緩緩推開季節的庭院柵欄,鋪蓋在大地裸露的肌膚上。

三月份,松潘這座古城煥發生機,細雨時長,草還沒有完全露出來,一群山羊,在細雨中啃食綠蔭。當地特有的雪域牦牛在圍欄里哞哞叫著,田間里的勞作已經沒有了它的派場,一臺“鐵牛”霸占了它的領地。從此,牛就退出了屬于它千百年來為人類獨占耕作的歷史舞臺。

一匹白馬,拴在河邊的柳樹上,知道它是閑置的坐騎。旁邊,停著一輛不新不舊的黑色轎車,與這匹馬對峙著,知道它是這片莊稼地主人開來的。馬與車四目相對,地里正在勞作的主人,是不是抬起額頭擦拭汗珠,春天的播種希望寫滿他的臉頰。

風吹杏花,一片片飄答到正在勞作人們的頭上,但他們顧不上這些風光佳景,盤算的只是將那些糞撒得更均勻些,不能對任何一棵莊稼有所偏向。杵在锨里的糞不能太滿,慢慢地端起,猛得一抖動,扔向遠方,這需要一個巧勁。地刨得和而平整,看上去軟綿綿的,非常含服。種不同的莊稼需將地擺弄成不同的地形。簡單的,如點豆子點玉米,直接在地里挖坑就行,若遇上下雨,根本不需加水直接將種子扔進去,用腳劃平就行了。

春耕的活兒可真多,除了剛才說過的,還要種洋芋,種蔥苗,種白菜。各個地里的肥料要上足,地塊要刨得平平整整,上面連一個腳印都不許有,地邊上還要點上蘿卜籽,點上幾樣當地的鐵胡豆兒,初秋時有花有果,在地邊上散步也是精神的享受。有時一場雷雨過后,晴天麗日,彩虹高懸,樸實的農民看著自己心愛的莊稼,心里也感到樂呵呵的。

翻閱云朵下誘人的綠意,春就這樣書寫下了掩飾不住的畫面。

我還在醒悟中,來不及吟唱,就被這和弦的交響樂章吞食了。是春把我融化了,還是我感化了春。

也許有的人身在城市,圍困在鋼筋水泥林立的建筑群里,身心早已經麻木了,不會感受到這樣一個偏遠小城的一切變化,只有置身到大地深處,才能知道,什么叫春,什么是綠,什么是春意盎然。

幾輛叫不上名的農耕機械,在黝黑土地上轟轟作響。春耕,就這樣開啟了一年中最緊張、最忙碌、最美妙、最動人的序曲。

千淘萬漉雖辛苦,吹盡狂沙始到金。十四局建筑公司成蘭鐵路所有參戰員工正以鋼鐵般的意志,繼續發揮團隊優勢,攻堅克難,一戰到底,并以此為契機,更加深入地開展全面標準化管理,不斷提升項目管控能力和創新管理水平,確保實現各項施工生產目標,為公司和川西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。


相關新聞

ag8.com亚游 - 亚洲最佳游戏平台